是勇者

Menu

鷲尾須美は勇者である(3)

第3话 乃木园子

1+1+1不等于3,等于10.

如果是我们的话,一定能做到。不做到不行。

敌人的名字是VERTIX。是在病毒之中诞生的,被忌讳的存在。

为了把这些击退。

但是,那样存在的,VERTIX……是以顶点为意义而命名的吗……?

那时都还不知道,VERTIX居然是〇〇 〇〇出来的这件事。

勇者御記 298.6.20

乃木园子,从小时候开始就过着慢生活。

只是一个人发呆着看着蚂蚁行进,都会觉得非常开心。

园子的双亲,对于这样的女儿稍微有点担心。

祖父把园子称为光芒,但无论怎么想都不觉得啊。

就是这样的某一天,园子的双亲进行了恶作剧。

在年幼的女儿面前,痛苦地倒下了。

看着这场景的园子,“呜哇——”地大哭起来,并马上叫来了人。

什么时候倒下的,过了多久,有些什么症状,都好好地告诉了别人。

之后双亲对叫来的人说了没事。

在看了那样的女儿之后,双亲对于园子发呆的行为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哇~那片云,好像鹫的武器啊~」

今天园子也是,在神树馆中庭的草坪上,沐浴着风,观察着空中流动的云朵。

和以前不一样的是……

「哦!一看还真是啊!」

「是吧~」

「还有这样的兴趣啊,你家真是把你培育得很好呢。」

已经,不是一个人了。

初夏的风,在濑户内的海上拂动着。

须美她们放学后,来到了图书馆。

今天是围绕着银展开的学习会。

须美仔细地教着。

除了她们,这里已经没有人了。

「我说啊,比起学习我们不如先去伊娜斯吧?

那里的Food Court在呼唤我!」

「不行哦银。」

「须美好难接近啊啾~」

「什么啊那个,新属性?好了给我注意力集中啦银!」

「是是鹫尾老师,知道啦!」

银再次把目光投向资料。

顺便一提园子正在……

「Zzz……乌冬居然这么白这么好吃啊~……Zzz」

做着幸福的梦,睡得正香。

「鷲尾先生不管睡着的园子真的好吗鹫尾老师?」

「她很聪明的哦……虽然不太看不出来。」

「可恶的天才少女……在她耳边小声说着害虫的名字让她做噩梦好了,咿嘻嘻~」

「真亏你能想出这么恶毒的事啊。自己被这么做的话会怎么想啊?」

「我大概是没问题的哦,幽灵什么的。」

「……真行呢。」

「因为是勇者嘛。须美呢?对于幽灵。」

「……为什么病毒没有把那全给灭绝啊……真恨啊……」

「哦、会怕啊。真是的~好可爱~」

「就算岔开话题也没用哦银。好了回到历史的学习上来。

那么,四国周围的墙壁,是什么呢?」

「就算是我,这种程度的事还是知道的啦。神大人在四国周围,为了保护人类而张开了结界。」

「是呢。因为外面的世界蔓延着致死的病毒,我们被神树大人保护着。」

「那么,接下来就是教科书没有写的东西了。从病毒之海里诞生的敌人……名字是VERTIX对吧?」

「嗯。目标是将神树大人破坏的人类的天敌……将其击退,就是我们这些被选出来的勇者的任务。

啊,就算是我也能理解的啊,不是很完美嘛。

好了,去伊娜斯啦。不去伊娜斯的话我就冷静不下来啦!」

巨大的购物中心,伊娜斯。对于住在这里的人来说,是作为不可缺少的东西在发展着。

「学习还没有结束哦。」

「啊唔……」

「呵呵……我啊,说不定挺喜欢银困扰的表情呢。」

「呀~须美开始说可怕的事情啦!」

「熟知历史是很重要的事,所以要加油到最后哦。

那么,为什么要和VERTIX战斗呢?不是我们勇者就不行吗?」

「已经全都不是教科书有写的东西了嘛。普通的兵器是没用的啦。

所以,借助了神树,得到了神大人力量的……勇者系统诞生了。」

不是为了捕食人类,而只是为了杀而攻击的存在。

最终目的是毁坏神树让世界毁灭。

为了对抗那样的恶魔只有向神借了力量。

「好好理解到这种程度了啊。小测试我看你只拿了52分,就马上召开了学习了,这样看来是没问题了。」

「再怎么说,连身为勇者的自己都不了解有关的历史的话,就没救了吧~」

「不过看起来也没理解那么多啊……」

「嘛不过园子的小测试是0分啊。」

顺便一提须美是92分。

「虽然是0分……写答案的方式错了而已,正确地写的话是满分哦?很厉害的。」

「哦哦~简直就是毫厘之差呢,很多方面来说!」

不知道自己正受着来自两人的目光的园子,呼呼地睡着。

「三之同学同学……最喜欢了……Zzz」

「到、到底是做了什么样的梦啊这家伙!哈哈哈,说最喜欢什么的会害羞的啦~」

银不好意思起来。

「我呢?呐我呢?」

「须美不要摇她啦,人家睡得那么舒服……啊,快到训练的时间了。」

「嗯,好好锻炼吧!」

须美对于在VERTIX中伤害到树海的事情,仍然还有点自责。

自己的箭返回来击中了树。

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第二天,山里发生了山体滑坡。

不幸中的万幸是当时没有人在现场。

四国变为树海时,如果树海受到攻击的话,回到现实世界时就会以某种灾祸的形式显现出来。

虽然这次的损伤很小,但敌人如果加强攻击的话一定会造成大灾害的吧。

就算阻止了神树被破坏,也没有人受伤,也是失职了。

正因为如此,才会选择在那边的大桥上将VERTIX击退。

只要不在树海着陆,距离神树有很大距离的话,伤害范围就不会扩大。

园子也起来了。

向着大赦的训练场移动时,须美她们的老师来了。

「差不多是移动时间了……啊,已经知道了的样子呢

那么我们就前往训练场吧。」

「「「是,老师。麻烦您了。」」」

三人向着老师,好好地打着招呼。

训练场在大赦的大桥支部。

虽然是从学校就能步行过去的距离,但今天因为学习会的原因时间有点紧,所以须美想要以车来移动。

从勇者进行了实战开始,大赦就对须美她们三人全方面进行了支援。

大赦是承蒙了恩惠,祭祀神树的组织。

比起总理大臣都更有发言权。

「家里也是来了很多帮忙的人啊。弟弟也是,有人帮忙照料了。

虽然这么说,也是如果不定期看看我就会闹腾的爱撒娇的孩子,所以不能全部拜托给别人呢。」

银这么说过。

家里派来了佣人,就算上学迟到也很容易被饶过。

同班同学也是被大赦通知了,须美她们三人为了神树大人正在做着重要的工作。

即使如此也照常和自己接触,须美她们感谢着这样的大家。

在朝着训练场移动的车中,三人就班上的朋友的这个话题开始了交谈。

「我啊,总是看到冈本同学的鞋子呀拿着的小东西呀之类的都超可爱啊~」

「冈本看起来蛮成熟的呢。不像是同龄人。」

「是吗……?我不太明白啊。」

「须美你啊,对服装之类的完全没兴趣吧。比我还不清楚这点简直吓一跳了。」

「鹫也是,明明和可爱的衣服很搭,该穿更多种的衣服嘛~」

「な园子好像有很多那样的衣服啊。」

「那下次,来我家开鹫的换装大会吧~」

「那样的大会我弃权哦。」

「说不定什么时候,鹫尾家的须美同学就有了那些衣服了呢,咿嘻嘻~」

「??!」

「唔哈哈、开玩笑的啦须美,别打我别打我!」

「你们真是不论何时都这么要好呢。」

开车的老师说道。

「也算是为了方便,也该决定三人中的队长了吧。

乃木同学,可以请你担任吗?」

「诶、我、我……我吗~」

园子悄悄看向了须美。

须美也是对意外的人选惊讶了下。

须美以为,要说队长的话一定就是自己了。

甚至到了都想好了怎么回答邀请队长一职时的台词的程度。

须美的自尊心稍微有点受挫。

确实上一次的战斗中箭不管用。

也流出了眼泪。

即使如此,平时在三人中须美也是有点自负的。

(为什么不是我是园子……啊、)

须美察觉到了。

乃木家是在大赦中拥有绝对权力的家系。

和乃木家一比,鹫尾家和三之轮家都是在那之下的。

大概是从家系考虑的人选吧。

本来,须美自己就是比那鹫尾更加低等的家系出生的。

(那也是……挺要命的位置呢。)

「我也是赞成的哦。」

须美以笑容回复道。

「不是我的话,谁都行啦~」

「你们……我、我能胜任吗~」

「那么,决定了队长的你们,一定能更深入地发展关系吧。

这次的三连休,是在由大赦运营的旅馆合宿。」

「能很有效地进行锻炼呢,多谢了。」

「合宿……呜哇、住宿集会呢~太好啦!」

「那还真是期待啊,也差不多要夏天了。总觉得有点兴奋起来了!」

须美好好地理解了两人的温度差,和老师的真意。

就算少女们十分努力,任务还是过于繁重。

从这层意义上来说,也是为了安抚鹫尾,为了营造更好的团队。

——然后,勇者们的合宿开始了。

少女们,在道场好好地锻炼着。

连基本招式的姿势,全都有专门的老师来教。

少女们的自由时间,是晚上的锻炼之后的入浴之后。

从这开始到睡着,全都能自由度过。

不过因为早上五点就要起床,所以也不能熬夜。

三人充分地享受着温泉。

「营养均衡的三餐,严格的训练,然后充足的睡眠。

说是勇者不如说是体育系的合宿嘛……怎么说呢,

不知道有没有传授必杀技的项目呐,须美?」

「总之基础都是最重要的,应该是没有的吧。」

「总觉得我,都要长肌肉了呢~」

「哎呀,虽然说变强了很好啦,但是对于成长中的女孩子来说,

从很多含义上都是很麻烦的事呢。真可悲啊~」

「银,你抱怨太多了哦。」

「对于很多方面都有成长的鹫尾家的须美同学来说是很有余裕的事把~」

「成长是……?」

「你的胸,是班里最大的吧?」

「银!!!!」

须美开始追逐着银。

银按住须美的手腕应战了。

「我说真的嘛!别给我说什么太大了会不好意思之类的奢侈的话啊!」

「没想到会反过来生气啊……」

「你这家伙!」

银朝须美泼着温泉水。

「…多、多么没礼仪的行为……」

「才不知道什么礼仪呢!看招看招!」

须美忍受住了银泼温泉水的行为。

「小孩子的恶作剧……须美是能忍受的哦。」

「啊啊反正我本来就是小孩子嘛,继续了哦,看招看招!」

「咕!你这!已经不能忍了!」

「须美你怒点真低诶~」

「吵死了,可恶看这个!」

朝银泼着温泉水的须美。

「噗哇、嘿嘿、没有礼仪了哦~」

「真是的~慢慢泡着温泉不行吗~?」

园子的肌肤看起来真是光滑。

入夜之后,是就寝的时间了,但是银没有马上睡觉。

「你们啊,觉得能这么简单就睡着吗?」

「我不管什么时候都能睡着呢~」

「明天也要早起哦,银也快闭起眼睛睡觉。」

「不要。」

银拒绝了来自优等生的意见。

须美为了教育银站了起来……

「来说喜欢的人的话题吧!」

银的一句话,让须美的斗志消失了。

「银、喜欢的人是……」

「当、然、地,别说什么是父亲啊之类的,损害勇者称号的事哦!」

「那、那这么说着的银是怎样?」

须美一边惊讶着一边也参与进了话题。

「紧张紧张~……」

园子闪烁着期待的目光。

「没有!」

银这么说着。

「这么说真狡猾~」

园子抗议着,须美安心了下来。

因为除了自己,银也没有。

「我也没有呢。园子呢?」

须美顺势推掉了自己的回合。

「呼、呼、呼~我有的哦~」

一听到这回答,银和须美马上把身子靠了过去。

「哦哦!要说恋爱话题了嘛?」
银情绪高涨。

「谁……谁?班上的人?」

须美不知为何紧张了起来。

「嗯,是鹫和三之同学~」

然后随着园子的台词,银和须美的情绪低落了下去。

「……我就知道。」

「三个女孩子聚在一起说这样的话题,应该是更加燃起来的才对嘛……」

这时,三人感受了时间的静止。

「看起来是会很燃哦,战斗的意义上……哈啊……这种时候VERTIX能不能就别来了啊……」

「别发呆了。队长,命令呢?」

「那、那个出击吧~」

从旅馆飞了出去,到达了大桥的须美她们,如往常一样在大桥中央等着敌袭。

四国唯一与外侧连接着的大桥。

因此桥并没有完全树海化。

VERTIX会从这里通过。

没过多久异形就显露出了身姿。

「来了呢,哦哦这次是视觉系的样子呢。」

「尖、尖锐的地方看起来好强~」

「总之我先用箭攻击了。」

须美带着气势射出了一发。

就在这时VERTIX在桥上停住,降下了巨大的身体。

四根牙一样的部分一下子包住了桥。

「这次一定……!!」

须美的箭攻击了过去。

缠绕上了龙卷风一般的螺旋力,向着目标飞了过去。

VERTIX开始了小幅度的震动。

与此同时大桥,树海,世界,全都喀拉喀拉地开始了摇晃。

「地震、这家伙引起的吗?!」

突然地,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声音。

须美的箭,被那震动给弹了回来。

「唔、又没用吗……?」

「没有时间低落了哦,鹫!不停止这个地震的话!根本没办法靠近敌人啊!」

「是、是啊!」

马上调整了心情,须美面向敌人。

忽然VERTIX把牙从桥上拔了出来,向着空中急上升。

「什么啊?地震虽然停止了……准备这样逃跑吗?!给我降下来啊你这家伙!」

映着月光的敌人的身体发出了暗淡的光芒。

「!三之同学,敌人准备做什么了!快用斧防御起来啊快!」

「诶、……什么!」

VERTIX从上空,降下了雨。

正确来说是用雨来形容的光弹。

就这样不停地降下。

「逃开的话不管是桥还是树海都遭了!正好!!

我可是超喜欢棒球的啊!!」

银挥舞起双斧,将光弹朝着天空攻击使其返回。

向着上空的话,树海就不会受伤了。

「如果不能把敌人击落的话……!」

须美屈膝,朝着上空横起了弓。

斗气,使空间都摇动了。

在这弓手的眼中,突然出现的是无法置信的光景。

VERTIX,开始了下一个攻击手段。

「银、大招要来了!」

和须美的叫喊是同时的。

这次是镭射一般的怪异光线朝着下方笔直地攻击过来。

正好是地朝着银的位置。

银以双斧为盾,承受住了那光线。

「唔咕咕咕……!这、这还真要命啊……!」

承受了光线的银,正全力地持续抵抗着。

「三之同学、那光线能抵挡住多久~?」

「还、还有十秒、……?!全力的话、十、……十二秒的、的、话、啊……还、还有十秒、……?」

传来的是银勉强的声音。

须美的脑中开始了高速思考。

(怎么办?!为了帮助银再一次全力摆出姿势……

然后一口气攻入吗、但是那样的话银会……!)

「那么、我和鹫从上空攻击敌人哦~!来吧、鹫!!」

比话更快地,园子朝着正用光线攻击银的敌人的上空跳跃了过去。

须美紧跟着园子也跳了起来。

就这样也是过了几秒。

马上就要到银的极限了。

在像是要把空气都撕裂的紧急上升的过程中,须美这次便是要攻击命中地把弓拿起来。

已经没时间了,银马上要被攻击击中了。

「鹫!不要瞄准身体哦~」

听到了园子的声音。

园子指着的地方不是敌人的身体——

「原来如此……真是想到了厉害的事啊!」

使出浑身的力量,射出一箭。

瞄准的是射出怪异光线的那个发射口。

须美那如同大炮一般的箭矢,从射出口潜了进去。

紧接着就是大爆炸,VERTIX被弹飞了出去。

「成功了……」

「之后就拜托了~……!!」

园子朝着变弱了的VERTIX突击了过去。

朝着被从内部破坏之后变得破破烂烂的异形的身体,毫不留情地、仿佛要斩断空间,枪击如同暴风雨般袭去。

抛开一切地拼死地攻击。

「从这里、从大家的地方滚出去~!!」

因攻击而产生的轰鸣声在天空响彻。

受到攻击后啪啦啪啦散着火花的VERTIX,晃晃悠悠地从空中一点点降落下来。

须美作为园子的辅助则是忘我地以箭矢投出攻击。

一发、两发、三发、四发、五发…!

完全不留再生间隙的两人的攻击一同降下。

等回过神来的时候,距离墙壁很近的VERTIX已经回去了。

为了修复那样的身体,VERTIX逃回了墙壁之外的空间。

「……走了吗~?」

「好像是呢……」

「不、不会再来了吧~?」

「以防万一再等五分钟。」

园子和须美看向墙壁前的虚空摆着架势。

「敢回来的话的话……就射回去!」

像是畏惧了这气势一样,敌人没有再回来。

随着树海化的解除,须美她们发现所在的地方是从大桥能看见的公园。

公园里的祠堂散发着淡淡的光。

神树把战斗后的须美她们移动了过来。

四国树海化的时候,现实世界的时间是不会流逝的。

也就是说现在,还是夜晚。

三人联络了大赦前来接人,在等待的时候,全身放松倒了下来。

战斗之后,总是又疲劳又难受。

「三之同学,没事吧?」

「总觉得、是有点没出息的战斗啊……一直防御着从上空来的光线,有点土气啊……哭哭。」

「上几次都是大活跃嘛,没什么的啦~

正因为承受住了攻击使敌人停了下来,

我才可以攻入的哦~」

「说起那个……真亏你在那么短的时间里能决断出攻入什么的啊。」

「因为小银说只能抗十秒嘛,好歹有个十秒?

所以想着,那样的话一定能做点什么~

吸引了敌人的火力之后看起来挺危险的嘛~」

「……!」

对银毫不动摇的信赖。

充分把握敌人的特性,果断攻击。

园子下决定的时候,也正是须美还在迷茫的时候。

(这样啊……老师,选人选得很对呢。)

园子平时虽然有点靠不住,但一到关键时刻,决断力和判断力都是三人中最高的。

与之相比的须美,时不时还是会陷入迷茫。

须美理解到了,和园子的家系没有关系,完全是由本人的素质来推选出了队长的这件事。

稍微有点轻视起那不去看自己的缺点,把没选上队长的事视作了从家系考虑而做出的决断,老实地接受了的自己。

「你啊……真厉害呢。」

须美深深地,深深地自耻着。

「你才是,队长啊,说真的。」

「是啊,该做的时候就会做呢!」

「啊哈、啊哈哈哈~」

园子害羞起来。

(一般是只要我好好地辅助就可以完成工作呢……

如果是园子的器量的话,一定会渐渐不知何时,就成为厉害的队长了吧……)

须美认识到了自己的职务。。

(要好好地辅佐这名队长)

然后,新的使命燃了起来。

「须美以热烈的视线看着你哦,园子。」

「那、那我也用那样的视线回击哦。好~啦,这是回礼哦~」

燃烧起来一般的视线汇合的两人。

须美,用力地握住了园子的手。

「哈唔~?」

「没什么出息的须美的内心,

那个部分……就由园子来培育吧。」

「培、培育~?」

「啊哈哈、什么啊那个!妈妈吗?!」

银笑得打滚。

不停迎击的拥有智能的生命体,是为什么袭击而来……

少女们在这时,还完全不知道。

— 于 共写了6742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