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勇者

Menu

鷲尾須美は勇者である(2)

第2话 三之轮银

第一次见到三之轮银的时候

我觉得和她稍微有点相处不来

声音又大,又很强势,仿佛要被她的气势压倒一般

但是接触之后才知道她是个很好的女孩子

但是居然会因为〇〇、而〇〇什么的……

勇者御记 298.5.15

三之轮银比一般人起得要早。

因为要照顾刚刚出生的弟弟。

「喂,你就算还很小,也是我银大人的弟弟啊。」

银看着婴儿的眼睛说道。

「呜……呜……」

「所以说别哭啦。能让你哭的只有当你意识到存在妈妈那里的压岁钱再也不会回到你手上的时候哦?」

像是很开心地说着这话。

「呜……」

「啊,又开始撒娇哭起来了……应该不是想要牛奶也不是要换尿布……」

婴儿即使没有特别不开心的时候也会不停地哭。

她非常清楚这一点。

「首先蹲下来,」

喀拉喀拉地晃着玩具,哼着歌。

只是这样,弟弟就变得心情好了。

这是常事。

「哦——不哭了。很厉害哦,我的小兄弟!」

一不哭了,就表扬了他。

这样之后,婴儿就很开心地笑了起来。

「真是爱撒娇的弟弟啊。长大之后,让你当我的小弟好了,咿嘻嘻!」

照顾心爱的弟弟之后,突然发现时间已经不够了。

「诶!遭糕~迟到了迟到了!」

她慌张地前往了学校。

须美她们上学的神树馆,基于教育方针,四年级以上的学生才可以买或吃东西。

十岁之后,钱的使用方法也是学习的一环。

重视孩子道德教育的神树馆,因自由的校风,在学生之间很受欢迎。

基于此,须美、园子、银她们六年级生,现在在巨大的购物中心,伊娜斯一楼的Food Court里,光明正大地吃着零食。

这是为了几天前,在大桥上将袭来的敌人击退的她们,而举行的庆祝会。

「怎么样?怎么样?这里的雪糕,超级好吃吧!伊娜斯专家的我特别推荐的哦!」

银闪烁着眼睛热情地说道。

「一级棒,一级棒啊三之同学!可丽饼也很好吃,雪糕也是这么好的东西啊~」

园子的眼中渐渐有了泪水。雪糕塞满了嘴。

「啊哈哈!但是为什么有点哭出来了啊,乃木同学?」

「我啊,和妈妈去百货公司的时候,吃的可丽饼很美味,所以以为没有比那更好吃的东西了。这是新发现啊~太开心了就哭了~」

「和朋友来的时候没有吃吗?」

「我没什么朋友嘛~……啊,但是这之前,和鹫一起来了哟!鹫邀请我的呐。是吧~鹫~」

「……」

须美以复杂的表情凝视着雪糕。

「鹫尾同学,为什么一直这样盯着雪糕呢?」

「雪糕不合鹫的口味吗~」

「岂止是不合口味……而是宇治金时味的雪糕……实在太好吃了……」

须美以微妙的表情回答。

「yeah~能让你喜欢真开心啊!」

「那为什么会一副复杂的表情呢~」

「我啊,对于零食和点心,说到底,是日式派的。却因为这个味道而有了一点点动摇。我的信念,真是丢人……」

须美不擅长片假名的东西。

「总觉得鹫在说难理解的东西。」

「好吃不就行了吗?」

「也是~哈唔!好幸福啊……蜜瓜味真是选对了~」

「是、是呢。思考的方式太古板的话,实战中可能会丢掉性命呢。老实地吃美食就行了。」

向两个人这么说着,须美老老实实地吃起了雪糕。

「这个,味道稍苦的抹茶和红豆的甜味调和真是绝妙啊……唔嗯,唔嗯……」

和年龄相符的笑容浮于脸上,一边继续吃着。

「嘿嘿,总觉得鹫尾同学好有趣啊!」

「是吧~以前还以为是有点可怕的呢~」

说人可怕也真是失礼啊,这只是我本来的样子啊。须美这么想着。

但雪糕很美味所以总之继续吃着。

「总觉得,看着鹫吃的样子,就会觉得鹫的宇治金时也好好吃啊……」

以想要的眼神看向须美的园子。

「给一口不就好了。鹫尾同学,稍微施舍点给她吧?」

银若无其事地说道。

「那、那个~这样的事、我是第一次、稍微有点紧张,又有点向往,那这里就总之承蒙好意……我开动啦~」

单方面这么说着,园子“啊——”地张开嘴。

(……?!)

另一方面,须美当机了。

“啊——”地喂食的事,对于被严格教育的她来说,是违反了礼仪的事情。

但是,木乃园子闭着眼,一副等着的样子。

不能做出会损害团队关系的事啊。

须美用勺子盛了雪糕,将其送进了园子的嘴里。

「……唔姆……唔姆,嗯,好好吃~!」

园子的表情亮了起来。

「那也来吃我的嘛,鹫~」

这么说着,园子把盛着蜜瓜口味雪糕的勺子伸到了须美的面前。

「鹫~来“啊——”嘛,啊——~」

(……?!)

须美的思考第二次停止了。

这次是在大庭广众下,自己来说“啊——”这样的话。

(不觉得害羞的吗!)

但是,目前闪耀着蜜瓜色的雪糕看起来魅力十足。

而且看到园子开心的脸后就更加地,拒绝不了。

「啊、啊——」

就这样,须美在大庭广众之下吃掉了。

「你们两个看起来好纯情啊,恋人嘛你们!」

银一边笑一边吐槽。

「蜜瓜味也……好好吃。」

「是吧~」

「哼哼,确实不管宇治金时还是蜜瓜都是超棒的口味哟。但是啊二位,这家店最强的,还是我在吃的这个,酱油味的雪糕!这个才是NO.1!」

这么说着,银往园子和须美的口中塞进了酱油味的雪糕。

「怎么样怎么样?咔哔地震惊了吧乃木同学?」

「……唔嗯~有点复杂的味道呢~」

「诶?」

「是不错的味道,但大概是面向大人的吧。」

须美考虑着措辞向银这么形容道。

「啊嘞?连鹫尾同学都这么说……」

银的推荐,酱油味的雪糕,并没有如她所想地得到好评。

三个人吃完之后到了伊娜斯的屋顶上。

面向着海的这条街,能很棒的远景在少女们的面前呈现出来。

海和大桥,以及包围着四国的坚固的墙壁,都是濑户内的特征。

「呐,你们两个,不太了解Food Court也就算了,连伊娜斯都不常来吗?」

「是啊。至今为止都没想过要来呢……」

「我啊,不止是买和吃东西,就连去伊娜斯也是我家禁止的呢。但是被选为勇者之后就全部OK啦~」

「切,真可悲啊。伊娜斯明明是这条街最大的娱乐设施,连这个都不知道绝对是太可惜了啦!」

「最大的……就算这么说,也没有别的娱乐设施了啊……」

「鹫尾同学,说了那样的话会觉得好掉价哦?」

「明明叫鹫是“鹫”就可以了嘛~」

「我还是觉得要先获得你的许可啊。」

「说起来,你们两个在我喝掉敌人的水之后去检查的那段时间里,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要好了啊?明明教室座位也不在一起,以前也没什么说过话的。」

「我啊,以前的时候就想和她多聊聊了啊~」

「因为敌人会来,所以要和加深团队合作关系。」

「姆姆……要说什么的话啊……要说的话啊……我们来变得关系更好…!!」

银突然地揽上两人的肩。

「也在同一个桌子吃过饭了,我们已经是死党了呢!」

「死、死党…!那是朋友的意思吧?愿意和我当朋友啊,三轮同学!」

「当然了。乃木同学……就叫园子!」

「呜哇~被叫名字了总觉得好开心!交到了两个朋友啊。这种的怎么说来着,盂兰盆节和正月一起过~?」

园子满脸笑容的样子。

她是在大赦之中拥有绝对的权利和财力的乃木家的女儿。

在家被小心地呵护着,在被选为勇者之前,甚至不能随意外出。她的朋友自然就很少了。

银这次则是看向须美

那双眼睛,就和她的性格一样,燃烧着、闪耀着。

「叫须美行吧?」

「嗯。当然可以、咳咳……那就叫你银了哦。」

「指教多多! 须美,my,friend!」(这里是故意把“多多指教”反着说)

银这样须美倒也不讨厌。

从某方面来看的话,银这样是有点烦人的性格了。虽然这么说,但对着自己这样的话,意外地反而觉得挺高兴的。

而且对于须美来说,去主动接近别人是绝对做不到的。

拥有着自己所没有的勇气的银,须美不自觉地尊敬了起来。

「刚刚也说过了,银你把敌人的水喝掉了吧? ……身体没事吗?」

「状态好得不行啦!也做了不少检查了,还是没有任何异常地出来啦!」

「太好啦?那下次就可以三人一起出击了?」

「说起来啊,园子。」

银从屋顶上指向能看见的大桥。

「又要在那里战斗的吧,为了不让那里被破坏,下次要注意了。」

「毕竟大桥是这条街的象征啊,不好好守护可不行?」

须美咳嗽了一声。

「接下来的训练就是三个人一起了。虽然可能会很辛苦,但毕竟是重要的任务……!加油、努力吧!」

「呢嘻,状态不错嘛,须美!」

「明天,早上十点咬到大赦支部的训练场呢?」

「休息日也要训练虽然很麻烦,但如果神树大人被敌人摧毁后世界毁灭了,不论是休息日还是什么的就都没有了啊。实际上只能加油干了!」

「是啊……但是啊,银。」

「嗯? 怎么啦,须美?」

「你有时候,怎么说呢,会说出很厉害的话呢……」

「高雅的话我不拿手的啦,因为比较笨拙。」

「和那是没有关系的啦。」

「啊,露馅啦?」

「啊哈哈哈?槽点满满的呢?」

三人看着陷入落日中的街道。

「……就算答应好了银却又迟到了?!」

在大赦的训练场,须美噗噗地生着气。

伊娜斯的屋顶游玩之后的一周。

总之一同训练也就开始了。银,居然三回中就有一回要迟到。

「抱歉抱歉,久等啦!」

银冲入了训练场。

今天是迟到了八分钟。

虽然不是很久,但迟到就是迟到。

「银,今天是为什么迟到?」

严格守规的须美询问着理由。

头上长出角来的样子生着气。

「那个……啊,不管怎么说迟到都是我的错……对不起,下次我会注意的!」

银每次都是这么回答。

不说理由直接道歉。

「没有作为勇者的自觉的话,我们就无法守护这个国家啊!」

须美那,精神年龄很高的说教炸裂开了。

须美常常是在开始训练前20分钟就到了,园子也是提前五分钟的样子就到了。

「……Zzz……可丽饼……你也很好吃哦~……Zzz……」

不过园子在训练中,像这样睡着的时候也有就是了。

训练结束之后,须美陷入了思考。

银为什么会常常迟到呢……

不调查原因后从根本解决的话根本就没有意义呢。

想起来,银在当勇者之前,上学的时候也经常迟到啊。

果然是有什么理由啊。不愿意说的话,我就自己去查!

「园子你会帮我的吧?」

「Zzz……嗯喵?」

园子,睡得很熟。

「是吗,那到时候就谢谢了。」

强行理解为同意了的须美。

渐渐地,知道了园子的使用方法。

休息日。

须美和园子,来到了三之轮的家的门前。

从学校出发只走15分钟就能到的她家,并不是那么远的距离。

「如果有什么事的话,我们也要出分力啊……」

目的是,观察银的私生活。

对于教养很好的她来说,这是不好的行为了。

但即使如此须美也要这么做。

以前开始就有,只要想到就会去做的这个习惯。

「虽然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我成了协力者,总之加油啦~」

园子不会深入地思考事情。

如果是为了朋友的事那就会去加油,就是这样的孩子。

两个人迅速地开始了对于三之轮加附近的调查。

从旁人来看,就是两个小学生到处逛逛地闲玩。

三之轮家不是像鹫尾家和乃木家那样的豪宅。

也算是有品位的日本住房。

调查之后,园子马上就理解了银的事。

「看那个~鹫,那个那个~」

园子指着中庭的方向。

映入须美眼帘的是,银和小婴儿对话的样子。

知道家庭构成中有一个弟弟,但是须美没想过是这么小的孩子。

「……银她,在照顾弟弟呢。」

三之轮家,在大赦没什么大的发言权,在自家中,也没有什么余裕去雇佣人。

家事似乎也是银在做。

过了一会后,银向别的地方移动了。

「这次是在家里,做清洁呢~我没做过那样的事呢~

真厉害呢。啊,这次是要出门的样子呢~」

在不止是大赦那里很有发言权,自家也有绝大财力的园子看来,做着家事的同班同学,是个很新鲜的事。

「真忙碌啊……我们也跟去看看吧?」

园子和须美,看着那令人惊讶的场景。

银的面前,有个骑着自行车的小孩子摔倒了。

当然,银去帮助了他。

之后,这次是,一个老婆婆说着腰痛,在银的面前坐了下来。

「?这、这就是传说中的~招麻烦体质~?」

「迟到的理由明白了呢……」

两人前去帮助了银。

把腰痛的老婆婆送回家的,回家的路上。

「也就是说你们俩从我在家开始一直看到刚才?呜啊,什么啊那个,超羞耻的!」

「没什么好羞耻的哟,很伟大哟~」

「迟到的时候,总是因为这些吧?」

「嘛……」

「那直说不就行了吗~」

「但是那就像是……在说是弟弟或者老婆婆的错一样了嘛……

不论怎么说,迟到都是我自己的责任嘛」

「是呢,不论理由是什么,迟到都是不好的啊。」

「唔呼呼……就是这样啦,好啦。」

「三之同学是容易招惹到麻烦事的性格呢~」

「从以前开始啊……不走运的事情就很多啦。中好事什么的都没有过……唔呼呼……」

「接下来一定会有好事的……嗯?!」

突然袭来的异变,三人都同时察觉到了。

「这是……时间停止了吧~?不是我的感觉一下子灵敏了吧~」

「嗯,不是呢。敌人来了哦。」

「别来啊可恶!休息日要泡汤了啊!」

四国在一瞬间变成了树海的样子。

(这回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没问题的……一起合作,把敌人高效地击退!)

须美这么说给自己听。

少女们变为了勇者的姿态,和上次一样,在大桥的中间摆出了阵仗。

随后,一个东西现出了身影。

「什么……那个形状是,天平?」

「天平……在天上浮着诶~」

20米那么大的敌人,带着不详的气息缓缓晃动着。

「真是的,这什么生物啊。只是在病毒中生长,就会是那样的形态嘛?」

横起双斧,银进入了攻击的姿态。

「和训练时一样行动哦,明白吧银?」

突然地,须美这么警告道。

「也是呢。看见敌人了就不小心想要突击了。拜托了哦须美!」

银那热血的性格,有时很靠得住,有时又很容易陷入危险。

「说起来哪里是脸呢~」

园子仔细地观察着敌人的外形。

「回去墙的那边吧!」

首先是,以弓箭为武器的须美朝敌人发起了攻击。

(只用我的箭就能解决的话就最好了。)

好几支箭同时向敌人射去。

箭矢发出了撕裂空气的声音,准确无误地向着目标飞去。

从神,即神树那里得到了力量的须美的强弓,

用近代兵器来形容的话就是导弹。

但是那必杀的箭矢,对这次的敌人却完全没用。

就像是磁石,箭矢被天平的旁边部分的身体吸了过去。

那旁体的部分相当坚固,即使被箭矢刺中,敌人也毫发无损。

这光景,使须美震惊了。

「!……再……射一次!!」

扬起了龙卷风,箭矢朝敌人飞去。

——但是。

向着天平的头部狙击的须美的箭矢,和前次同样,描绘着不自然的轨迹,命中了旁体的部分。

旁体的部分完全把箭矢吸了过去。

(怎、怎么这样……明明不能不派上用场,居然还什么都做不到……)

须美咬紧了唇。

封杀了须美的攻击之后,敌人,看不出任何感情的样子朝着前方继续前进。

「三之同学,那个敌人,身体和身体连接的部分,说不定很弱啊~……!」

「瞄准连接的部分攻击是吧,了解!」

从敌人的左右,配合着呼吸,银和园子发起了攻击。

随之,天平以旁体旋转起来,开始了大回旋。

像是龙卷风一样的防御壁,把银和园子弹飞了出去。

「唔、这家伙、没办法靠近啊……!」

利用旋转的离心力,敌人将先前吸过去的须美的箭,全数返还似的,全部向须美的方向射了过去。

「居然还能这样把箭回射!」

须美快速地回转身体。

虽然回避起来很容易,但有几支箭朝着树海的方向飞了过去。

然后将着弹点的树伤到了。

「树海被……!我的箭给……!」

她们知道,当树海受到伤害时,一从树海回来,那就会以某种形式的灾难降临在街上。

那就是,树海受到伤害后会产生的,严重的后果。

这次虽然是轻微的损伤,但还是想要极力保护树海不要受伤。

敌人继续前进着。

「你这……你这家伙很恶心啊!!」

银以强力的攻击袭去,但果然又回弹了过来。

「唔、有点棘手啊这家伙!」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先不论相性的问题,自己的力量完全派不上用场的须美陷入了轻微的恐慌中。

就这样,敌人被允许登上了四国的土地。

就在这时,乃木开口了。

「突然想到了。鹫,三之同学,台风是有眼的呢。

这个大回旋也是,周围虽然很强……头上说不定有空隙呢!」

「对啊从上面跳进去不就好了!园子nice idear!」

「但毕竟是跳入龙卷风中,也是相当危险的……」

「不做的话,就不知道的吧!须美,支援拜托你了!」

「银,等等……!」

比声音更快地,银不假思索地跳了起来。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银大喊着,像流星一般将身体投入了龙卷风之中。

「银、银……」

伴随着庞大的斩击声,敌人的动作停止了。

天平的头顶,银的斧突刺了出来。

银被风之刃席卷了整个身体,满身是血。

惊骇的一击使天平的动作停止了下来。

须美看着全身是伤却霸气四溢的银的表情,安心了下来。

一瞬间甚至忘记了战斗。

「就是现在!!!」

园子跳入了敌人之中开始了枪击。

(遭了!错过了时机!)

须美稍微晚了些,进入了配合状态。

「这个距离的话,应该就不会被吸走了……!」

须美在天平的零距离的位置射击。

拥有这神力的须美的弓箭,威力也是足够的。

银像是跳舞一般挥舞着双斧,在敌人身上刻下攻击的轨迹。

围绕着,并制止了回转,少女们的高密度攻击持续着。

过了一会,敌人在少女们的攻击之下,沿着来的道路开始向着桥返回。

在几分钟后更是被少女们追击着从桥撤退了。

结束了战斗的少女们,降落在大桥上。

直到敌人撤退前都还一直持续着攻击。

一直高密度地攻击,体力耗尽了。

「银……你的伤,没事吧?」

「问了多少次了啊,变身中恢复了一些而且也没有大的伤,没事的啦!」

「是吗……对不起。箭没有用,结果还让银冲了进去……」

「也有相性这么一回事啦,别介意。说来拿着武器冲过去不就是我的工作嘛!」

「冲过去是工作……吗。说不定,我们几个,不要关系太好比较好呢……」

须美突然,说了这样的话。

「诶、怎、这么了啊鹫?」

「什、什么啊突然说这个……」

「……」

「……因为,」

「银朝龙卷风冲进去的时候,我担心到……担心到……动作了迟钝了啊……」

等到发觉的时候须美的脸上早就流着眼泪了。

「须美……」

「啊、啊啊、鹫、不、不要哭啊……」

敌人离去之后,感情的堤就崩了。

越是擦拭,就越有眼泪跑出来。

自己的箭把树海伤到的事。

没有派上用场的事。

因此还让银遇到了危险的事。

让喜欢的银全身是血的事。

对于认真的须美来说,这次的任务,值得惊讶的事情太多了。

「我的箭能好好地发挥作用的话……呜呜……」

园子,握起了须美的手。

「……须美,」

「你,到底是有多不信任我啊,勇者系统也是,是为了接近战而专门用坚固的家伙做成的,没问题的啦。」

乖啦乖啦地,抚摸着须美的头。

「……嘛但是,时不时的练习迟到,所以肯定会担心的吧,

……知道啦,知道了啦须美。我啊,以后出门的时候再早一点就是了。

这样的话遇到麻烦事的话也能早点解决吧。」

「……银」

「所以让我们更要好吧,须美。我听到须美说不要好比较好的时候很受打击啊。比受到敌人攻击还痛。」

「嗯嗯,我也是哦鹫~」

「……对、对不起……」

银像是要让哭泣的须美停止哭泣一般,用力地抱住了她。

少女们的任务还要继续。

因为敌人,仿佛有星星那么多。

— 于 共写了7151个字
— 文内使用到的标签:

评论已关闭。